香江美人传奇:住在6亿皇宫的林青霞,年轻时“贪靓”又时髦!

之前写“娃娃影后”李菁,是因为看了林青霞在《南方周末》发表的文章《高跟鞋与平底鞋》 林青霞对自己跟李菁的几次见面,对方的穿搭,记得清清楚楚最新电视剧 18岁见到李菁,穿的是粉蓝雪纺裙,裙摆如同浪花; 1975年赴港宣传,见到一身苹果绿的李菁:帽子、窄裙套装、手袋、高跟鞋,都是苹果绿。 八十年代往后,李菁穿得“素”了很多,从黑色高跟鞋换到漆皮平底鞋,跟每况愈下的人生境遇呼应。 最近在看林青霞的书,发现她跟张爱玲一样,对“衣服”这件事,有种敏锐的观察力,人生的节点、见过的友人……都是以衣服串起来的。 她自己也因为见得多、穿得多,成了不招摇、但很有品位的时装精。 林青霞小时候就贪靓。 跟家人出去吃喜酒,都要精心挑选穿哪条裙子。 到了中学,林青霞已经自己买布、找裁缝照着时装杂志做衣服了。 林青霞高中读的是台北县私立金陵女中,中学生时期就是美人胚子,但学习成绩不好。 高中没毕业,林青霞就在台北西门町被星探瞄上了。之后没考上大学,某天去西装店拿订做的蓝白花纹喇叭裤,又被星探塞了名片。 去八十年代电影公司面试那天,林青霞精选的战袍是:紫色喇叭袖上衣,胸口印着“LOVE”,下身穿白色喇叭长裤,脚踩松糕鞋。 1972年夏天,《窗外》的导演终于做通林青霞全家的工作,得到母亲大人首肯,可以签约拍电影了。 第一张合约,片酬10000块新台币,分4次结清。 第一笔是定金2000块,林青霞签完约,喜提人生第一笔工资,高高兴兴拉着同学张俐仁就去西门町逛委托行了。 当时的台北还没什么名牌店,委托行卖的是进口高级时装,价格比裁缝店贵得多。但是花着自己的钱,想必很爽。 林青霞出道拍电影时,衣服还是要靠演员自己准备的。 比她更早出道的甄珍,在《鲁豫有约》里也说,戏服就是演员自己买的。 跟普通女生比,林青霞已经算是爱穿、爱打扮的了,当了明星后,自己那点家当很快就捉襟见肘起来。 有次电影公司组织媒体看片,记者们一眼就看出,片中的白底黑线条长裤,林青霞在之前的电影里穿过。 加上六七十年代,台湾流行文艺浪漫的“三厅”电影,场景大多为客厅、饭厅、咖啡厅,服装造型还没那么重要,林青霞只是“爱穿”,没有到“会穿”。 新人时期的林青霞,还穿过宽袍大袖的波西米亚风,以后再也没有过了…… 她第一次开天眼,是在1975年,赴罗马拍摄《异乡梦》期间。 来到时尚重镇,演员们如同进了宝山,一休息就去疯狂逛街Shopping 、买衣服 。 林青霞70年代的电影里,她自己觉得这一部的时尚度最高。 片中穿搭虽然也没时髦到弹眼落睛,但廓形风衣、利落长裤,确实比喇叭裤松糕鞋前进了一大截。 与胡因梦一起留下的一组街拍照片,一直到现在都是时尚博主们最爱copy的模板。 台湾让林青霞出道成了明星,香港让林青霞更进一步,成了巨星。 林青霞的时尚进阶,也是在香港开启的。 1977年,林青霞跟大导演李翰祥在香港见面,聊《金玉良缘红楼梦》。 林青霞扎马尾,穿白色直条纹衬衫,配白色牛仔裤。从造型上,就帅性多了。 跟李导敲定合作,林青霞到香港拍“红楼”,其间被《明报周刊》约了个封面。 林青霞自己搭配的造型是:白底红条纹Polo 衫,配深蓝紧身牛仔裤。 掌镜拍摄的杨凡,拿出一件白底蓝条男士衬衫,让林青霞换上,效果居然出奇的好。 之后林青霞也陆续拍摄过很多运动装的大片,都是又清新又时髦的样子。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,香港电影圈号称“东方好莱坞”,明星派头自然也是向好莱坞看齐的。亦舒写过,林青霞七十年代的片酬就有20万。 1981年的《爱杀》、1983年的《我爱夜来香》之后,林青霞的工作重心转移到香港。 在香港开工,最直接的好处是:有美术指导张叔平操持,再也不用自己费心置装了。 戏里,林青霞在徐克版《蜀山》里演堡主,敦煌飞天造型,美出了仙气; 跟叶倩文她们拍《刀马旦》,真的有刀马旦的硬朗英姿。 戏外,时装达人林青霞也开始造型百变。 林青霞唯一一次拿金马奖(作品《滚滚红尘》),领奖时穿的黑色礼服裙,就相当有气场。 简单大气的都市女郎造型,也是有的,跟香港八十年代金光灿烂的气息辉映。 偶尔造型师用力过猛、堆砌得太厉害,也难免会翻车…… 帮林青霞找到自己风格的,还有一个推手,她的好闺蜜邓丽君。 俩人都在台湾出道,慢慢红透东南亚,最后成为华人世界的集体回忆。关系好到,林青霞放话:男朋友移情别恋,如果对象是她,我决不介意。 1980年,林青霞跟邓丽君在美国见面,邓丽君买了香水送她。 十年后,俩人在法国巴黎面基,相约喝咖啡、看路人。 还去La Tourd'Argent 餐厅,吃招牌的鸭子餐。 对那一晚的造型,林青霞是回味不尽: 她自己穿Emporio Armani 黑色亮面吊带短裙,戴Chanel珠链;邓丽君一身黑,及膝小礼服+蕾丝打褶裙,黑色雪纺上点缀着波点。 邓丽君还把林青霞给震了一下,因为“里面竟然什么都不穿”,林青霞都不敢朝歌后那边看。 服务生小哥看了一眼,盘子刀叉当啷当啷落了一地,邓丽君洋洋得意:你看,被我们惊艳了。 不知道是不是受邓丽君鼓舞,俩人还相约过海中裸泳,啥都不穿…… 林青霞也在最好的年纪、身材最好的时候,留下过不止一张泳装照,状态又自然又健康。 从台湾到了更大的码头香港,加之在海外积累的见识,林青霞不管是时尚品味,还是品牌经,再次进阶了。 下笔写到当年老友,都会先说:她是Emporio Armani 的型格。 多年后跟继女邢嘉倩拍《ELLE》的封面,还以细腻的笔触写到了Hermes 的披肩。 这还真不是炫耀。出入冷气开得比较足、室内外温差大的工作场合,Hermes 的披肩真的是灵魂伴侣。 1994年,林青霞在香港已经拍了10年戏,自己也到了40岁,准备退圈。 嫁给邢李 ,没有多少挣扎,反而是挑婚纱的时候,挣扎了几回。 结婚前一年,林青霞在巴黎看秀,就盯上了Chanel 一件米白色长礼服,礼服上绣着一朵朵山茶花,优雅又不失少女味。 1994年,俩人飞到巴黎,量身定制婚纱,裁缝交代:要再飞两次去试穿。 林青霞只试了一次,就请他们寄到旧金山。 婚前3天,林青霞收到婚纱,感觉大了两个Size ,当下倒在床上痛哭…… 第二天一早,就飞赴巴黎改尺寸。下飞机直奔Chanel,当天改好,抱着婚纱回旧金山。 这才有了大家看到的结婚照,和美不胜收的婚纱。 婚后林青霞安心做起了豪门阔太,平时出街,就是简简单单的针织衫、居家服,一副岁月静好师奶状。 甚至有一次,林青霞换了运动装在家门口飞鹅山遛弯儿,都被大惊小怪的港媒写:真空惊现飞鹅山。 当然名店也是会逛的,闺蜜下午茶也是有的,但都不会做太隆重的打扮。 林青霞生的都是女儿,有一个好处:女儿们可以拣她的衣服穿。 大女儿穿腻了,就给二女儿邢爱林,小女儿邢言爱甚至不介意妈妈二十年前的旧衫。 几个女儿小时候,还会钻进衣帽间穿戴她的衣服、鞋子、包包、围巾……戴着她的墨镜、首饰cos 巨星,学模特儿走台步。 只有在两本书的发布会上、给卡地亚站台、给《我们来了》拍海报的时候,林青霞还是按照巨星的标准在捯饬造型的。 65岁之后,林青霞的身材维持得活力紧致,不见一丝多余的赘肉,拍封面穿起大红色套装、漆皮风衣,不用艳压任何人,就大气得没话说。 不得不说,红色确实是极其适合林青霞的颜色。 从少女时期到现在,每次换上都会有种特别的神韵。 活到老,美到老的林青霞,跟时尚还有一个交集——做时装生意的老公邢李 。 执掌Esprit (思捷环球)时期,福布斯说它:像GAP一样遍布全球。 之后,邢李 累计套现约212亿港元后,甩手离开,Esprit关门闭店,缩水1400余亿。 但这些都已经跟全身而退的邢李 无关,也跟林青霞无关了,在他们的6亿皇宫里,老两口足以衣食无忧地安享晚年生活。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共  条评论

评论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若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
观看记录